寓言的威力

2013-06-25 作者: 童话故事  我要投稿

尊敬的我国驻英大使德·巴里客先生,能否屈尊听听我给您讲一个平凡的故事?能否把我献给您的平庸作品(当然其中涉及到一些重要题材,您会认为我不自量力,出言不逊),随便读一读?您有许多国家大事要处理,肯定不会再有时间解决诸如兔子和黄鼠狼的争端。但务必请您设法阻止整个欧洲与我国作战。世界上许多敌人出来与法国交战,这可以理解,但英国要和法国断绝友谊,这事却使我搞不明白。难道现在还不是我国停战休养生息的时刻?赫拉克勒丝和七头蛇战斗又怎么不会感到厌倦?七头蛇甚至无须再长出头与赫拉克勒丝斗下去。如果你有灵活应变的思想,能以雄辩的口才和灵活的外交手段说服多国联盟,从而避免法国与之交战,我将献上100只羊给您,这对我来说已是倾其所有了。不过现在还是请您耐着性子接受我这热烈的祝愿和几缕祝福的袅袅香烟,我下面所讲的这个故事,其情节和您所处的情况十分相似。至于人们对您仰慕的颂词,您不愿再提及,那我也就不再赘述了。

从前,雅典人孤陋寡闻。有个演说家戴马德看到祖国面临危险,就走上讲坛,用雄辩的口才唤起人民对共和国的热爱。他提出要拯救国家,但大家不为所动。于是这位演说家声泪俱下、大声疾呼,用最好的修辞语言来唤醒人们迟钝的心灵。他言词恳切,使出全身的解数,其本领简直能使死人感动得开口说话。但像一阵风吹过,听众还是无动于衷。这些低素质的人儿不乐意听他这一套,想听的只是些俏皮话。这时,演说家注意到听众都朝另一个方向望去,原来他们都在聚精会神地看孩子们做游戏,根本没在意他口干舌燥地讲些什么。演说家没法儿,只好换了个讲故事的方式:“一天,农神塞蕾丝和鳗鱼、燕子一同去旅行,”他就这样又开始了他的演讲,“有一条河挡住了它们的去路,鳗鱼游水,燕子飞翔,它俩很快就过了河。”

这时听众异口同声地问道:“塞蕾丝怎么了?”

“它怎么了?它突然对你们生气了。你们看看,它的人民只关心儿童们的故事,在如此危急的关头,你们这些雅典人还不正视现实。为什么不去问问马其顿王的父亲菲利普,是他最后打败了你们,你们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

听众受到呵斥,突然恍然省悟,他们纷纷向演说家表示,一定全力支持拯救祖国的行动。所有这一切,不都归于寓言的作用吗?

在这一方面我们恰似雅典人。我在听有关教诲时,如果有人在讲民间流传的《驴皮》之类的故事,我照样也会听得如醉如痴。常言道:人生易老天难老。这的确很对,但我仍然得面对这古老的世界,用寓言故事哄着一些人玩。

寓言的威力的评论

登录 | 使用qq登录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登陆后请刷新本页